广告位

最新地址 241377.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minling6@outlook.com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廁所裡的新娘

廁所裡的新娘


這是一場婚禮,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居然弄成了大狂歡,賓客紛紛向新郎敬酒誇贊他找了一位漂亮的新娘子,新郎也很高興酒到杯干。

與此同時,酒店的洗手間就發生著讓人震驚的一幕。

「別,我喊人……求你了」「你喊啊,騷貨」老何喝的不少,但是由於明天還有工作,就保持一直沒喝醉。

為了躲避那群喝瘋了得同事,只好借尿遁逃離現場,正當他準備進洗手間噓噓的時候,聽到了上面的聲音。

「擦,這是什麼情況,玩刺激玩到這裡來了。」

老何偷偷的將洗手間門打開一條縫隙,確發現看不到什麼,聲音是從洗手間裡的一個隔間傳出來的。

如果是平時,老何一定轉身走人,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總感覺熱血沸騰,非想看看這場活春宮不可。

輕手輕腳的走進洗手間,回身把門關上,聽著聲音。

「啊!別這樣,恩……恩。」

隨著這有些甜得膩人的女聲,隔間裡傳來輕微的啪啪聲。

老何找到聲音的源頭后趕緊進到旁邊的隔間,踩著馬桶,將目光投向隔壁。

看到第一眼老何就傻了。

這場婚禮的新娘穿著白色婚紗坐在馬桶上,婚紗都推到上身,下身幾乎赤裸著。

一個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正高舉著新娘的雙腿一前一后的聳動著。

每當男人向前一頂,都會發出「啪」「啪」的聲音,新娘也隨著男人的動作嗯嗯啊啊的叫個不停。

老何震驚后剩下的全是刺激,還有慾望。

婚禮的現場,新郎還在陪著賓客,而新娘卻在洗手間裡被人肏著,親眼見到到這一切的老何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經硬了。

男人高舉著新娘的雙腿,兩人交合的地方讓老何一覽無余,甚至新娘白嫩的小穴上的粘液都看的清清楚楚。

男人的陽具在新娘的小穴中進進出出,陽具上還帶著白色的泡沫。

男人越來越用力,新娘的嬌軀被衝撞的不停的搖晃著,叫喊聲也越來越大。

「求……恩……求你……輕一點」男人聽到新娘的呻吟聲,像打了雞血一樣,猛的向前一頂。

「啊…!」,新娘居然被頂得雙眼翻白洗手間裡啪啪的聲音越來越大,整個洗手間似乎都能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

男人似乎根本不打算換體位兩人就保持著這個動作做了5分粥左右。

男人突然開始急速的抽動,呼吸也越來越沉重。

本來近似享受的新娘像受了什麼驚嚇一樣喊道「:別,只有這個不行,求……啊」強烈的刺激讓新娘根本說不出話來,張開嘴就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雙眼也有向上翻白的跡象。

男人似乎也忍不住了,猛的將新娘的雙腿壓到她的胸前,下身更是急速的抽動,「啪啪啪」幾乎連成一片,新娘的原本半推拒的雙手死死抱住男人的身體。

兩人終于慢慢的平靜下來,男人鬆開新娘的身體,抽出陽具,在抽出來的時候居然發出了「啵」的聲音。

男人隨手扯了兩張衛生紙擦了擦身體,提上褲子轉身出去了。

而新娘依然在抽搐著。

新娘閉著眼睛坐在馬桶上,她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兩腿之間慢慢的滴出白色的液體,她的身體依舊時不時的抽搐著,抖動著。

過了好一會隔壁傳來新娘的啜泣聲,還有撕紙的聲音。

本來準備撤離老何,在聽到了新娘哭聲后,突然打消了離開的念頭。

走出隔間,鎖上了洗手間的大門,當站到新娘所在隔間門口的時候老何感覺到自己在興奮的發抖。

一腳踹開隔間門,正好看到坐在馬桶上的新娘,此時新娘正在用衛生紙擦著上個男人留下的精液。

看到老何的一瞬間,新娘居然沒有喊叫,似乎被剛才的男人操蒙了,還沒換過神來。

從新娘分開的雙腿之間,依稀可以看到紅腫的小穴,還有沒有被擦乾淨的白色液體,就是不知道是剛才那男人的精液還是新娘自己的蜜汁。

老何兩步走到新娘身邊,一伸手抓起新娘的雙腿抗在肩膀上,新娘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老何的面前,直到這個時候新娘似乎才反應過來,雙手推拒著老何,只是她得力氣本來就不如老何,更何況經過剛才的一場激戰,她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要,求你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新娘眼中流出了淚水。

只不過老何這個時候已經欲火焚身了,那還會有放過她得心思聽她的話,看到新娘臉上的淚水,更讓老何的慾望上升。

老何也不答話,伸手在新娘下體摸了一把,還是濕的,老何也不顧不得剛才男人射進去的事了,伸出一個手指在小新娘小穴縫隙中滑動,時不時的碰一下那因為剛才激烈交合而突起的陰蒂,每當這個時候,新娘的身體就會被刺激的一顫,上次交合的時間剛過去沒多久,她得身體還處於敏感時期,根本經不起挑逗。

沒幾下新娘的小穴又濕潤了,老何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露出了早就堅挺無比的陽徑。

老何的陽徑更像是西方人的類型,長,而且大,比剛才的那個人男人真正大了兩圈。

新娘看到老何的陽徑受到驚嚇一般想抽回雙腿,老何仿佛早有準備一樣,手握著陽具,趁機身體前傾。

「撲哧」一聲,陽具整整進去半截,新娘的身體猛的向后依靠,張開嘴確發不出一點聲音。

陽具進入到新娘的體??內的瞬間,爽得老何打了個激靈,緊太緊了。

老何這時已經被慾望衝昏了頭腦,那還顧得上新娘。

努力將陽具繼續深入。

新娘好像剛被開發沒多久,裡面異常的緊湊,費了好大的力氣也沒把陽具全部送進去。

老何只好放棄,這個時候新娘早已經昏過去了,剛剛被開發沒幾次的新娘完全經受不住老何的摧殘。

老何緩緩的抽回陽具,感受著新娘體內的柔軟,好像有無數小手在給他得陽具按摩一樣。

老何不是沒上過女人,但這個女人是他上過得女人中最好的一個。

老何輕緩的抽插著,雖然始終沒能把陽具全部放入,但是已經讓老何感覺很爽了。

新娘的甬道內雖然老何的抽插淫水越來越多,老何的動作也越來越順暢,正在這個時候新娘蘇醒了過來,剛剛蘇醒的新娘就感覺到下體有著強烈的充實感和快感一波波的向她襲來,下意識的呻吟起來。

聽著新娘動人的聲音,感受著她甬道內的蠕動,老何越來越興奮,勉強控制著自己別太激烈,他想讓自己多享受一會。

過了一會新娘漸漸完全清醒了過來,但是呻吟的聲音確沒有停止,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每當老何向前一頂,她的身體就會下意識的向后仰,臀部下意識的抬起,配合著老何的動作。

「求求你……恩……快一點好嗎……啊,外面還……」新娘努力了半天都說不完完整的一句話。

這時候老何也清醒了些,這才想起,這是婚禮的現場,外面隨時可能有人找這個在自己胯下不斷呻吟的新娘。

這個時候的新娘的小穴已經全是水漬,甚至會有淫水從兩人的交合出滴落到地上,老何俯下身去親吻新娘性感的小嘴,隨著老何的動作,新娘有些承受不住老何的深入,身體向后仰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閉上眼睛接受了老何的親吻。

老何的舌頭在新娘的嘴裡肆意的攪動的,在新娘也動情的時候,猛的一挺身,碩大的陽具借著新娘蜜水的潤滑完全打入新娘的體內。

新娘杏眼圓睜,嘴被老何親吻著,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身體也被完全的頂在牆面上,將她最後的退路截斷。

由於知道時間緊迫,老何放棄了剛才的溫柔,吻著新娘的嘴,開始大力的抽插,陽具每一次抽出的時候都只留一個頭在裡面,每一次頂進都是整根沒入。

新娘只能「嗚……嗚……嗚」的哀鳴著,身體隨著老何的抽插顫動著。

隨著老何的大力抽插,兩人交合處的水越來越多,沒次插入的時候新娘的淫水都會飛出幾滴濺在地面和四周的木板上。

整個洗手間回蕩著「啪啪」的聲音,比剛才那個男人還要激烈,聲響還要大。

這時候的新娘已經不能思考了,整個人的思維都被身體傳來的快感淹沒了,一波波的快感是她從來沒有感受的過的,強烈的快感已經將她完全的俘虜了,整個人只能隨著老何的身體起伏,雙手死死的摟抱住眼前這個男人的身體。

新娘的嘴終于被老何放開,可這個時候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無意識的隨著隨著老何猛力的抽插和體內的快感呻吟著叫喊著,聲音甚至傳到了洗手間的走廊上,她已經完全顧不得會不會被其他人發現了,她已經沒有思考的能力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新娘的聲音已經沙啞了,但是快感還是一波波的傳來。

老何停了一下,俯身抱住新娘,將整個身體怕在新娘身上,吻著新娘的脖子,下身再次抽動起來。

這次老何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氣,恨不得將新娘插碎,每一次的衝擊都撞擊的馬桶發出「碰……碰……」的聲音,交合聲音再次連成一片,雙手死死的抱住新娘。

「呃……呃……呃」,新娘被刺激的連呻吟聲都發不出來了,雙眼翻白,嘴裡發出「呃……呃」的聲音的同時嘴裡無意識的流出一絲絲口水。

老何終于有要射得感覺,加快抽插速度的同時,在新娘的耳旁喃喃的道:「我要操死你,我要操死你,射到你BB裡,讓你懷老子的孩子……」新娘已經聽不清老何的聲音了??,也忘記祈求老何別射在她得體內,太過強烈的快感讓她除了身體的起伏,其他什麼都做不到了。

終于老何一聲低吼,不再動了,陽具完全沒入新娘的小穴裡,一股股精液全部注入到新娘身體裡,足足射了一分鐘才完。

老何趴在新娘的身上大口的喘著粗氣,第一次干得這麼爽。

他感覺剛才要再多射一會,自己就要直接掛掉了。

懷裡的新娘也在不斷的顫動著,老何輕輕的拍了拍,算是安撫了下。

恢復了一會的老何從新娘的身上爬起,這時候的新娘已經完全看出不出是新婚的女子了。

赤裸的下身一片狼藉,蜜穴不斷的抖動,周圍全是泡沫似的水漬,陰道裡流出的精液滴落在地上幾乎連成一條細線。

半躺在馬桶上的新娘身體一抽一抽的顫動著,雙眼翻白,嘴角流著口水,若不看下身的狀況恐怕都以為是犯了什麼病。

將自己的工具擦了擦,老何提上褲子,再看新娘時,依然覺得她是那麼美,剛剛射完的陽具居然又有了感覺。

不過現在不是時候,老何從兜裡掏出手機給正在高潮余韻中還沒恢復的新娘照了幾十張各種角度的照片,以留作自己欣賞。

「或許,以后還會有機會」老何賊賊的看了手機裡的相片,轉身走出了洗手間。

至於新娘,還是她自己處理吧。

 

這是一場婚禮,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居然弄成了大狂歡,賓客紛紛向新郎敬酒誇贊他找了一位漂亮的新娘子,新郎也很高興酒到杯干。

與此同時,酒店的洗手間就發生著讓人震驚的一幕。

「別,我喊人……求你了」「你喊啊,騷貨」老何喝的不少,但是由於明天還有工作,就保持一直沒喝醉。

為了躲避那群喝瘋了得同事,只好借尿遁逃離現場,正當他準備進洗手間噓噓的時候,聽到了上面的聲音。

「擦,這是什麼情況,玩刺激玩到這裡來了。」

老何偷偷的將洗手間門打開一條縫隙,確發現看不到什麼,聲音是從洗手間裡的一個隔間傳出來的。

如果是平時,老何一定轉身走人,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總感覺熱血沸騰,非想看看這場活春宮不可。

輕手輕腳的走進洗手間,回身把門關上,聽著聲音。

「啊!別這樣,恩……恩。」

隨著這有些甜得膩人的女聲,隔間裡傳來輕微的啪啪聲。

老何找到聲音的源頭后趕緊進到旁邊的隔間,踩著馬桶,將目光投向隔壁。

看到第一眼老何就傻了。

這場婚禮的新娘穿著白色婚紗坐在馬桶上,婚紗都推到上身,下身幾乎赤裸著。

一個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正高舉著新娘的雙腿一前一后的聳動著。

每當男人向前一頂,都會發出「啪」「啪」的聲音,新娘也隨著男人的動作嗯嗯啊啊的叫個不停。

老何震驚后剩下的全是刺激,還有慾望。

婚禮的現場,新郎還在陪著賓客,而新娘卻在洗手間裡被人肏著,親眼見到到這一切的老何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經硬了。

男人高舉著新娘的雙腿,兩人交合的地方讓老何一覽無余,甚至新娘白嫩的小穴上的粘液都看的清清楚楚。

男人的陽具在新娘的小穴中進進出出,陽具上還帶著白色的泡沫。

男人越來越用力,新娘的嬌軀被衝撞的不停的搖晃著,叫喊聲也越來越大。

「求……恩……求你……輕一點」男人聽到新娘的呻吟聲,像打了雞血一樣,猛的向前一頂。

「啊…!」,新娘居然被頂得雙眼翻白洗手間裡啪啪的聲音越來越大,整個洗手間似乎都能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

男人似乎根本不打算換體位兩人就保持著這個動作做了5分粥左右。

男人突然開始急速的抽動,呼吸也越來越沉重。

本來近似享受的新娘像受了什麼驚嚇一樣喊道「:別,只有這個不行,求……啊」強烈的刺激讓新娘根本說不出話來,張開嘴就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雙眼也有向上翻白的跡象。

男人似乎也忍不住了,猛的將新娘的雙腿壓到她的胸前,下身更是急速的抽動,「啪啪啪」幾乎連成一片,新娘的原本半推拒的雙手死死抱住男人的身體。

兩人終于慢慢的平靜下來,男人鬆開新娘的身體,抽出陽具,在抽出來的時候居然發出了「啵」的聲音。

男人隨手扯了兩張衛生紙擦了擦身體,提上褲子轉身出去了。

而新娘依然在抽搐著。

新娘閉著眼睛坐在馬桶上,她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兩腿之間慢慢的滴出白色的液體,她的身體依舊時不時的抽搐著,抖動著。

過了好一會隔壁傳來新娘的啜泣聲,還有撕紙的聲音。

本來準備撤離老何,在聽到了新娘哭聲后,突然打消了離開的念頭。

走出隔間,鎖上了洗手間的大門,當站到新娘所在隔間門口的時候老何感覺到自己在興奮的發抖。

一腳踹開隔間門,正好看到坐在馬桶上的新娘,此時新娘正在用衛生紙擦著上個男人留下的精液。

看到老何的一瞬間,新娘居然沒有喊叫,似乎被剛才的男人操蒙了,還沒換過神來。

從新娘分開的雙腿之間,依稀可以看到紅腫的小穴,還有沒有被擦乾淨的白色液體,就是不知道是剛才那男人的精液還是新娘自己的蜜汁。

老何兩步走到新娘身邊,一伸手抓起新娘的雙腿抗在肩膀上,新娘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老何的面前,直到這個時候新娘似乎才反應過來,雙手推拒著老何,只是她得力氣本來就不如老何,更何況經過剛才的一場激戰,她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要,求你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新娘眼中流出了淚水。

只不過老何這個時候已經欲火焚身了,那還會有放過她得心思聽她的話,看到新娘臉上的淚水,更讓老何的慾望上升。

老何也不答話,伸手在新娘下體摸了一把,還是濕的,老何也不顧不得剛才男人射進去的事了,伸出一個手指在小新娘小穴縫隙中滑動,時不時的碰一下那因為剛才激烈交合而突起的陰蒂,每當這個時候,新娘的身體就會被刺激的一顫,上次交合的時間剛過去沒多久,她得身體還處於敏感時期,根本經不起挑逗。

沒幾下新娘的小穴又濕潤了,老何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露出了早就堅挺無比的陽徑。

老何的陽徑更像是西方人的類型,長,而且大,比剛才的那個人男人真正大了兩圈。

新娘看到老何的陽徑受到驚嚇一般想抽回雙腿,老何仿佛早有準備一樣,手握著陽具,趁機身體前傾。

「撲哧」一聲,陽具整整進去半截,新娘的身體猛的向后依靠,張開嘴確發不出一點聲音。

陽具進入到新娘的體??內的瞬間,爽得老何打了個激靈,緊太緊了。

老何這時已經被慾望衝昏了頭腦,那還顧得上新娘。

努力將陽具繼續深入。

新娘好像剛被開發沒多久,裡面異常的緊湊,費了好大的力氣也沒把陽具全部送進去。

老何只好放棄,這個時候新娘早已經昏過去了,剛剛被開發沒幾次的新娘完全經受不住老何的摧殘。

老何緩緩的抽回陽具,感受著新娘體內的柔軟,好像有無數小手在給他得陽具按摩一樣。

老何不是沒上過女人,但這個女人是他上過得女人中最好的一個。

老何輕緩的抽插著,雖然始終沒能把陽具全部放入,但是已經讓老何感覺很爽了。

新娘的甬道內雖然老何的抽插淫水越來越多,老何的動作也越來越順暢,正在這個時候新娘蘇醒了過來,剛剛蘇醒的新娘就感覺到下體有著強烈的充實感和快感一波波的向她襲來,下意識的呻吟起來。

聽著新娘動人的聲音,感受著她甬道內的蠕動,老何越來越興奮,勉強控制著自己別太激烈,他想讓自己多享受一會。

過了一會新娘漸漸完全清醒了過來,但是呻吟的聲音確沒有停止,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每當老何向前一頂,她的身體就會下意識的向后仰,臀部下意識的抬起,配合著老何的動作。

「求求你……恩……快一點好嗎……啊,外面還……」新娘努力了半天都說不完完整的一句話。

這時候老何也清醒了些,這才想起,這是婚禮的現場,外面隨時可能有人找這個在自己胯下不斷呻吟的新娘。

這個時候的新娘的小穴已經全是水漬,甚至會有淫水從兩人的交合出滴落到地上,老何俯下身去親吻新娘性感的小嘴,隨著老何的動作,新娘有些承受不住老何的深入,身體向后仰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閉上眼睛接受了老何的親吻。

老何的舌頭在新娘的嘴裡肆意的攪動的,在新娘也動情的時候,猛的一挺身,碩大的陽具借著新娘蜜水的潤滑完全打入新娘的體內。

新娘杏眼圓睜,嘴被老何親吻著,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身體也被完全的頂在牆面上,將她最後的退路截斷。

由於知道時間緊迫,老何放棄了剛才的溫柔,吻著新娘的嘴,開始大力的抽插,陽具每一次抽出的時候都只留一個頭在裡面,每一次頂進都是整根沒入。

新娘只能「嗚……嗚……嗚」的哀鳴著,身體隨著老何的抽插顫動著。

隨著老何的大力抽插,兩人交合處的水越來越多,沒次插入的時候新娘的淫水都會飛出幾滴濺在地面和四周的木板上。

整個洗手間回蕩著「啪啪」的聲音,比剛才那個男人還要激烈,聲響還要大。

這時候的新娘已經不能思考了,整個人的思維都被身體傳來的快感淹沒了,一波波的快感是她從來沒有感受的過的,強烈的快感已經將她完全的俘虜了,整個人只能隨著老何的身體起伏,雙手死死的摟抱住眼前這個男人的身體。

新娘的嘴終于被老何放開,可這個時候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無意識的隨著隨著老何猛力的抽插和體內的快感呻吟著叫喊著,聲音甚至傳到了洗手間的走廊上,她已經完全顧不得會不會被其他人發現了,她已經沒有思考的能力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新娘的聲音已經沙啞了,但是快感還是一波波的傳來。

老何停了一下,俯身抱住新娘,將整個身體怕在新娘身上,吻著新娘的脖子,下身再次抽動起來。

這次老何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氣,恨不得將新娘插碎,每一次的衝擊都撞擊的馬桶發出「碰……碰……」的聲音,交合聲音再次連成一片,雙手死死的抱住新娘。

「呃……呃……呃」,新娘被刺激的連呻吟聲都發不出來了,雙眼翻白,嘴裡發出「呃……呃」的聲音的同時嘴裡無意識的流出一絲絲口水。

老何終于有要射得感覺,加快抽插速度的同時,在新娘的耳旁喃喃的道:「我要操死你,我要操死你,射到你BB裡,讓你懷老子的孩子……」新娘已經聽不清老何的聲音了??,也忘記祈求老何別射在她得體內,太過強烈的快感讓她除了身體的起伏,其他什麼都做不到了。

終于老何一聲低吼,不再動了,陽具完全沒入新娘的小穴裡,一股股精液全部注入到新娘身體裡,足足射了一分鐘才完。

老何趴在新娘的身上大口的喘著粗氣,第一次干得這麼爽。

他感覺剛才要再多射一會,自己就要直接掛掉了。

懷裡的新娘也在不斷的顫動著,老何輕輕的拍了拍,算是安撫了下。

恢復了一會的老何從新娘的身上爬起,這時候的新娘已經完全看出不出是新婚的女子了。

赤裸的下身一片狼藉,蜜穴不斷的抖動,周圍全是泡沫似的水漬,陰道裡流出的精液滴落在地上幾乎連成一條細線。

半躺在馬桶上的新娘身體一抽一抽的顫動著,雙眼翻白,嘴角流著口水,若不看下身的狀況恐怕都以為是犯了什麼病。

將自己的工具擦了擦,老何提上褲子,再看新娘時,依然覺得她是那麼美,剛剛射完的陽具居然又有了感覺。

不過現在不是時候,老何從兜裡掏出手機給正在高潮余韻中還沒恢復的新娘照了幾十張各種角度的照片,以留作自己欣賞。

「或許,以后還會有機會」老何賊賊的看了手機裡的相片,轉身走出了洗手間。

至於新娘,還是她自己處理吧。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