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最新地址 241377.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minling6@outlook.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我的校花同桌

我的校花同桌


我校花公主同桌我不能不承認的是,姐姐的內褲好香,我總覺得,姐姐剛剛換下來的內褲比姐姐做的飯還要香。我記得那天,我們班上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兒(當然,我說漂亮這是實話,但是如果拿她和我姐姐來相比的話,她估計就只能用黃臉婆來形容了,可是如果拿她和普通的女孩兒相比的話,那麼她簡直可以算是西施了),這個女孩兒的家世很好的,他爸爸開了一個很大的公司,在我們市都是很厲害的,她媽媽也很厲害,據說是我們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她出生那麼良好的家庭,當然,像她那樣的千金小姐是從來不會受到委屈的,她用的東西都是很昂貴的,有時候昂貴的對我簡直就是天價。我想說的她那天拿著一瓶法國的香水,我相信大家都應該知道,法國的香水是世界上一流,她讓我聞了一下,的確很香。

也許,聰明如你已經想到了我要說什麼。

的確,我想說的就是,那法國香水的味道簡直就不能和姐姐換下來的內褲內衣的味道相比,姐姐的內褲上那馥郁的幽香如同世界上上千萬中花的香味混合成的那種香一樣,我聞著,都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了,我只那樣的味道是我這輩子聞過的非常香的味道了。

有時候,我該暗自慶幸一下,老師對我還是“照顧”的,既然已經說起了那個女孩兒,我就嘮叨一半句了。

說句我比較欣慰一點話的話,我和那個女孩兒是同桌,說句比較驕傲的一點的話,我和我們班的班花是同桌,說句比較牛B的話,我和我們學校的校花是同桌。

有時候我真該好好感謝一下我的班主任,他對我的確是夠好了,那麼美麗的女孩兒和我坐在一起的確讓我感覺很舒服,我很感激我的班主任,讓我的學習生涯感覺很舒服,每天讓我看著那麼美麗的女孩兒,聞著那麼好的幽香,我真是沒有什麼埋怨的了,她不僅人長的漂亮,不僅人很香,而且學習也很出色,在我們班她的學習一直很優異的。

不過,我這個孩子實在是學校的敗類,社會的渣滓,你說有著那麼美麗的女孩兒在身邊,我怎麼就不知道珍惜呢?而且每次還讓人家哭鼻子,害的學校許多暗戀那女孩兒的男同學都恨得我咬牙切齒。

可是,他們也都不能耐我何,因為他們打不過我。

後來,那幾個男生告了班主任,說我欺負那女孩兒。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訴你那女孩兒的名字,她的名字很好聽的,不過比我姐姐的名字要差一點點了。

—–葉泫。

有時候我都不能不覺得郁悶了,你說,像我這樣的搗蛋鬼應該是誰都討厭了,特別是女孩兒,應該是恨不得離我十萬八千裡了,可是在那幾個男生強烈要求班主任將我們分開的時候,那女孩兒卻跟我們班主任說:“老師,我就要和王躍坐同桌。”  估計,不僅我暈,你也快倒了吧?

我和校花公主在一起有時候,我一直在懷疑,葉泫是不是喜歡上了我呢?

你可不要說,現在的孩子都早戀,我本來長得也就帥,她要是真喜歡我也不是不可能啊!

反正,自從那次之後我就對葉泫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在也不惹她哭了,我對她可好了,我不是一個沒有良心的人,雖然她不能和我姐姐比,可是那個時候我還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姐姐畢竟是我的姐姐,我永遠都不能和姐姐生活在一起,如果葉泫願意的的話,葉泫做我老婆也是不錯的呀!

葉泫發育的也很好,雖然和我一樣只有十五歲,可是葉泫的乳房已經發育的小巧玲瓏了,有時候我忍不住想要摸,葉泫會笑著說我是色狼,不過,葉泫也總是不拒絕,滿足我的要求,那個時候我自己心裡一直在肯定著,葉泫是喜歡我的。

雖然我的要求比較過分,可是葉泫並不怪我,她還常常替我辯解,說男孩兒都是好奇而已,我也總是笑著說,好泫泫,你真了解我。

靠,也許你已經在罵我,你小子可真是艷福不淺。

我呢,也只能貓兒偷腥兒一樣的笑。

的確,葉泫對我實在是太好了,不過,有點我可是要聲明的,葉泫雖然不拒絕我的過分請求,可是葉泫卻只讓我在外面摸,而且還要在沒有人的時候摸,可是盡管是這樣,我還是很滿足的。因為葉泫從來不讓男孩兒碰她的,更別說摸她的乳房了。

我記得第一次摸葉泫乳房的時候,我很緊張,很興奮,可是我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強烈的衝動,然後將葉泫抱在懷裡,我將自己的手輕柔的放在了葉泫小巧玲瓏的乳房,隔著衣服,可是裡面的乳罩和豐滿柔軟的感覺還是深深的刺激了我的神經。

葉泫嬌滴滴的羞澀的模樣讓我忍不住的想要親吻她。

葉泫坐在我的懷裡,輕聲說:“躍,我好緊張啊!”  我只是笑了笑。

自從那次之後,我就常常的摸葉泫那柔軟的小巧的乳房,葉泫從來都沒有拒絕過,只不過我從來都是衣服外面摸的,葉泫從不讓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裡,就是只隔著乳罩她也不讓。

第一次之後,葉泫就羞澀的撒嬌似的和我說:“躍,你已經摸了我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許說你不要我啊!”  雖然我們從來多沒有說過喜歡、愛或者做我女(男)朋友的話,可是在大家的眼裡我們就是一對小“情侶”。

當然,葉泫也知道我家庭的情況,所以,貴族家庭的葉泫經常請我吃飯,在這一點上我確實有點依賴葉泫了,葉泫也有小姐脾氣,可是,我從來沒有見她對我發過,她發脾氣總是對著別人發的,她對我一直微笑的,即使偶爾不開心的,也會撲在我的懷裡哭,我也會安慰她。

我記得我給葉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她買衛生巾。那是我這比較難忘的一件事了,也是我讓葉泫感動的想哭的一次。

給校花公主買衛生棉我的初戀就是葉泫了,我也很喜歡葉泫,可是,在我的心中一直占據著最重要位置的是我的姐姐—-王妍。

我喜歡葉泫,但是我更愛我的姐姐,我有時候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如果不是因為姐姐的話,我想我會選擇葉泫,也會和葉泫走到一起,我們會是很般配的一對,葉泫的父母後來也知道我和葉泫交往的事,可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反對我們交往,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接受我這個窮小子。

當然,現在我要說的是我第一次給葉泫買衛生巾的事。

那天下午是體育課,葉泫當時向體育老師請假,當時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搞的,明明上午還好好的,這下午就怎麼了?可是由於是在上課,我也沒說什麼,葉泫請了假就會教室了。

上完體育課之後我滿頭大汗的跑到了教室,葉泫正在教室裡坐著。她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看樣子像是很痛苦的樣子,我本來想問一下她為什麼不上體育課的(我非常體育),可是進來看到葉泫這的神情,我一下子就忍住了這些話。

“泫,你怎麼了?不舒服?”  我一下課就跑了回來,教室裡當時就我們兩個人。 看到沒人,葉泫一把就撲在了懷裡:“躍,我想要上廁所。”  我當時差點暈過去,我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泫,你想去就去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廁在哪?”  “不是的,躍,”葉泫的表情很為難,可是她終於還是羞紅著臉說了出來:“可是……可是我衛生棉用完了呀!”  我當時一下子就愕了。

葉泫打了我一下,急噪的問道:“躍,你快幫我想個辦法呀!我憋不住了耶!”  “學校商店呢?那裡總該有賣吧”  “我已經去過了,老板說也賣完了,但晚上才有貨。”  我暈。“躍,你說我該怎麼辦?”  我當時拍拍葉泫的肩膀說:“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出去學校外面的商店給你買。”  葉泫像是盼到了救星一樣的笑了:“躍,我愛死你了,快點呀!”  第一次, 葉泫吻了我。我愣是呆了半天才起身跑出了教室,可是跑了老遠我才發現自己口袋裡沒有錢,這可怎麼辦?最後我還折了回去,然後進到教室。這個時候教室裡已經有了同學,我到了葉泫身邊小聲的說:“泫,我身上錢不多呀!”  當然,葉泫笑了笑,什麼也沒有說,因為她知道我是個窮光蛋,葉泫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張錢給了我,然後柔聲的在我耳邊說:“躍,你要快點啊!”  我接過錢點點就奔了出去。

因為學校在上課期間不讓學生出校門,所以葉泫出不去,我也只能翻圍牆出去。

因為是第一次給女生買這個東西,我也懂,到了商店那服務員看的我都臉紅了。不過,那服務員還算機靈,她笑著說:“是給女朋友買的吧!沒關系的,看你需要什麼,別害羞,這東西分好幾種類型,有干爽的,護翼的,棉面的,網面的,香型的,日用的,夜安的……不知道你女朋友用的是哪一種的?”

我校花公主同桌我不能不承認的是,姐姐的內褲好香,我總覺得,姐姐剛剛換下來的內褲比姐姐做的飯還要香。我記得那天,我們班上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兒(當然,我說漂亮這是實話,但是如果拿她和我姐姐來相比的話,她估計就只能用黃臉婆來形容了,可是如果拿她和普通的女孩兒相比的話,那麼她簡直可以算是西施了),這個女孩兒的家世很好的,他爸爸開了一個很大的公司,在我們市都是很厲害的,她媽媽也很厲害,據說是我們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她出生那麼良好的家庭,當然,像她那樣的千金小姐是從來不會受到委屈的,她用的東西都是很昂貴的,有時候昂貴的對我簡直就是天價。我想說的她那天拿著一瓶法國的香水,我相信大家都應該知道,法國的香水是世界上一流,她讓我聞了一下,的確很香。

也許,聰明如你已經想到了我要說什麼。

的確,我想說的就是,那法國香水的味道簡直就不能和姐姐換下來的內褲內衣的味道相比,姐姐的內褲上那馥郁的幽香如同世界上上千萬中花的香味混合成的那種香一樣,我聞著,都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了,我只那樣的味道是我這輩子聞過的非常香的味道了。

有時候,我該暗自慶幸一下,老師對我還是“照顧”的,既然已經說起了那個女孩兒,我就嘮叨一半句了。

說句我比較欣慰一點話的話,我和那個女孩兒是同桌,說句比較驕傲的一點的話,我和我們班的班花是同桌,說句比較牛B的話,我和我們學校的校花是同桌。

有時候我真該好好感謝一下我的班主任,他對我的確是夠好了,那麼美麗的女孩兒和我坐在一起的確讓我感覺很舒服,我很感激我的班主任,讓我的學習生涯感覺很舒服,每天讓我看著那麼美麗的女孩兒,聞著那麼好的幽香,我真是沒有什麼埋怨的了,她不僅人長的漂亮,不僅人很香,而且學習也很出色,在我們班她的學習一直很優異的。

不過,我這個孩子實在是學校的敗類,社會的渣滓,你說有著那麼美麗的女孩兒在身邊,我怎麼就不知道珍惜呢?而且每次還讓人家哭鼻子,害的學校許多暗戀那女孩兒的男同學都恨得我咬牙切齒。

可是,他們也都不能耐我何,因為他們打不過我。

後來,那幾個男生告了班主任,說我欺負那女孩兒。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訴你那女孩兒的名字,她的名字很好聽的,不過比我姐姐的名字要差一點點了。

—–葉泫。

有時候我都不能不覺得郁悶了,你說,像我這樣的搗蛋鬼應該是誰都討厭了,特別是女孩兒,應該是恨不得離我十萬八千裡了,可是在那幾個男生強烈要求班主任將我們分開的時候,那女孩兒卻跟我們班主任說:“老師,我就要和王躍坐同桌。”  估計,不僅我暈,你也快倒了吧?

我和校花公主在一起有時候,我一直在懷疑,葉泫是不是喜歡上了我呢?

你可不要說,現在的孩子都早戀,我本來長得也就帥,她要是真喜歡我也不是不可能啊!

反正,自從那次之後我就對葉泫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在也不惹她哭了,我對她可好了,我不是一個沒有良心的人,雖然她不能和我姐姐比,可是那個時候我還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姐姐畢竟是我的姐姐,我永遠都不能和姐姐生活在一起,如果葉泫願意的的話,葉泫做我老婆也是不錯的呀!

葉泫發育的也很好,雖然和我一樣只有十五歲,可是葉泫的乳房已經發育的小巧玲瓏了,有時候我忍不住想要摸,葉泫會笑著說我是色狼,不過,葉泫也總是不拒絕,滿足我的要求,那個時候我自己心裡一直在肯定著,葉泫是喜歡我的。

雖然我的要求比較過分,可是葉泫並不怪我,她還常常替我辯解,說男孩兒都是好奇而已,我也總是笑著說,好泫泫,你真了解我。

靠,也許你已經在罵我,你小子可真是艷福不淺。

我呢,也只能貓兒偷腥兒一樣的笑。

的確,葉泫對我實在是太好了,不過,有點我可是要聲明的,葉泫雖然不拒絕我的過分請求,可是葉泫卻只讓我在外面摸,而且還要在沒有人的時候摸,可是盡管是這樣,我還是很滿足的。因為葉泫從來不讓男孩兒碰她的,更別說摸她的乳房了。

我記得第一次摸葉泫乳房的時候,我很緊張,很興奮,可是我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強烈的衝動,然後將葉泫抱在懷裡,我將自己的手輕柔的放在了葉泫小巧玲瓏的乳房,隔著衣服,可是裡面的乳罩和豐滿柔軟的感覺還是深深的刺激了我的神經。

葉泫嬌滴滴的羞澀的模樣讓我忍不住的想要親吻她。

葉泫坐在我的懷裡,輕聲說:“躍,我好緊張啊!”  我只是笑了笑。

自從那次之後,我就常常的摸葉泫那柔軟的小巧的乳房,葉泫從來都沒有拒絕過,只不過我從來都是衣服外面摸的,葉泫從不讓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裡,就是只隔著乳罩她也不讓。

第一次之後,葉泫就羞澀的撒嬌似的和我說:“躍,你已經摸了我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許說你不要我啊!”  雖然我們從來多沒有說過喜歡、愛或者做我女(男)朋友的話,可是在大家的眼裡我們就是一對小“情侶”。

當然,葉泫也知道我家庭的情況,所以,貴族家庭的葉泫經常請我吃飯,在這一點上我確實有點依賴葉泫了,葉泫也有小姐脾氣,可是,我從來沒有見她對我發過,她發脾氣總是對著別人發的,她對我一直微笑的,即使偶爾不開心的,也會撲在我的懷裡哭,我也會安慰她。

我記得我給葉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她買衛生巾。那是我這比較難忘的一件事了,也是我讓葉泫感動的想哭的一次。

給校花公主買衛生棉我的初戀就是葉泫了,我也很喜歡葉泫,可是,在我的心中一直占據著最重要位置的是我的姐姐—-王妍。

我喜歡葉泫,但是我更愛我的姐姐,我有時候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如果不是因為姐姐的話,我想我會選擇葉泫,也會和葉泫走到一起,我們會是很般配的一對,葉泫的父母後來也知道我和葉泫交往的事,可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反對我們交往,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接受我這個窮小子。

當然,現在我要說的是我第一次給葉泫買衛生巾的事。

那天下午是體育課,葉泫當時向體育老師請假,當時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搞的,明明上午還好好的,這下午就怎麼了?可是由於是在上課,我也沒說什麼,葉泫請了假就會教室了。

上完體育課之後我滿頭大汗的跑到了教室,葉泫正在教室裡坐著。她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看樣子像是很痛苦的樣子,我本來想問一下她為什麼不上體育課的(我非常體育),可是進來看到葉泫這的神情,我一下子就忍住了這些話。

“泫,你怎麼了?不舒服?”  我一下課就跑了回來,教室裡當時就我們兩個人。 看到沒人,葉泫一把就撲在了懷裡:“躍,我想要上廁所。”  我當時差點暈過去,我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泫,你想去就去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廁在哪?”  “不是的,躍,”葉泫的表情很為難,可是她終於還是羞紅著臉說了出來:“可是……可是我衛生棉用完了呀!”  我當時一下子就愕了。

葉泫打了我一下,急噪的問道:“躍,你快幫我想個辦法呀!我憋不住了耶!”  “學校商店呢?那裡總該有賣吧”  “我已經去過了,老板說也賣完了,但晚上才有貨。”  我暈。“躍,你說我該怎麼辦?”  我當時拍拍葉泫的肩膀說:“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出去學校外面的商店給你買。”  葉泫像是盼到了救星一樣的笑了:“躍,我愛死你了,快點呀!”  第一次, 葉泫吻了我。我愣是呆了半天才起身跑出了教室,可是跑了老遠我才發現自己口袋裡沒有錢,這可怎麼辦?最後我還折了回去,然後進到教室。這個時候教室裡已經有了同學,我到了葉泫身邊小聲的說:“泫,我身上錢不多呀!”  當然,葉泫笑了笑,什麼也沒有說,因為她知道我是個窮光蛋,葉泫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張錢給了我,然後柔聲的在我耳邊說:“躍,你要快點啊!”  我接過錢點點就奔了出去。

因為學校在上課期間不讓學生出校門,所以葉泫出不去,我也只能翻圍牆出去。

因為是第一次給女生買這個東西,我也懂,到了商店那服務員看的我都臉紅了。不過,那服務員還算機靈,她笑著說:“是給女朋友買的吧!沒關系的,看你需要什麼,別害羞,這東西分好幾種類型,有干爽的,護翼的,棉面的,網面的,香型的,日用的,夜安的……不知道你女朋友用的是哪一種的?”


统计代码